路徑:首頁  >  教會  >  正文

一家六代信主的見證:信仰不僅是家族傳承,更需要實實在在的經曆

1/4
  • 莊上的教堂

    莊上的教堂

  • 五代同堂

    五代同堂

  • 一家人合影(前排右為李長老)

    一家人合影(前排右為李長老)

  • 鄒城市(縣級市)教堂:以琳堂

    鄒城市(縣級市)教堂:以琳堂

從爺爺開始,到底下的孫子輩,山東鄒城李建華長老一大家子已經是六代基督徒了,李長老在弟兄中排行老三,和二哥都是傳道人,大哥和姐姐還有弟弟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,到下面的兒子孫子,一家人都是基督徒,女兒正在華東讀神學。

五代同堂,六代歸主,李長老一家人成為當地的美好見證。現在,父親和爺爺已經離世歸主,李長老本人也到花甲之年,談到這些年的經曆,李長老充滿了感恩和順服。

他說,六代信主,不僅是因為家族信仰的傳承,更因為每個人身上都是有着實實在在的經曆。

爺爺的故事

爺爺是家裡的第一個基督徒,當時在馮玉祥将軍部下張子江連隊當兵,張子江是一個基督徒,給每個士兵發了一本小聖經,在軍旅生涯中,爺爺開始知道了天上的這位神。

在一次作戰任務中,爺爺過江的時候不幸落水,絕望的爺爺開始向這位上帝禱告祈求,後來他伸手抓到了一個榆木疙瘩,靠着這塊木頭,爺爺獲救,自此徹底歸主,成為一名基督徒,後來他把這本小聖經帶了回去。文革期間,家裡的聖經都被查抄,這本小聖經放在雞窩裡沒被收走,79年改革開放後允許聚會,這本聖經就成了寶貝。

李長老的故事

在那個特殊的年代,因為信主,李建華長老家裡受管制,他因此沒有上高中讀書,但他并不埋怨,他說,這一切的環境都是經過神允許的,有神的主權在裡面,無論怎樣的環境,神的旨意是要讓我們得生命。

李長老還記得,自己64年左右随家人參加聚會,後來教會停了,就開始在信徒家裡聚會,再後來信徒家裡也不讓聚了。李長老就是在這個時候經曆了神。

當時他長時間發燒,找赤腳醫生,打了一個星期的青黴素都不退燒。赤腳醫生怕了,讓家人帶着去大醫院看,也就是公社醫院。當天用闆車推着他出了村莊,卻正遇着大風,土帶着沙子讓人睜不開眼,便決定先回家吃飯,下午沒風的時候再去。

母親在做飯的時候,心裡就有一個聲音說,“這麼大的醫生你不求,去哪裡還得這個針(治病的針)?”母親恍然大悟,是呀,不聚會了都忘了禱告,後來一家人便一起禱告,做好飯,一家人正吃飯的時候,李長老就開始要水喝,喝了一碗水,吃完飯就沒事了,他被醫治了。“萬事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”。

大哥的故事

79年改革開放,教會也逐漸開始恢複聚會,大哥卻一直不太熱心,因為他覺得聖經上很多話語自相矛盾,不能接受。大哥是木工,81年開始用磚建房子了,想到自己的房子還是土坯房,大哥心裡有點不太平衡,幹活的時候一生氣,不小心砍斷了腳上的大筋,不能走路,隻能耷拉着腿走,去醫院四十天,接上就爛,卻總是接不上,不能正常走路。

人的盡頭是神的開頭,實在沒有辦法的大哥就回家求這位上帝,懇切禱告。後來蒙了醫治,現在大哥70多歲,腳上一點毛病都沒有。

二哥的故事

98年,李長老、二哥和莊上的一些基督徒計劃買地建教堂,建堂時我們找煤礦的大卡車拉土去墊地基。誰知,倒車的時候,指揮倒車的二哥被大車直接擠到牆上了,因為司機是小車司機,開大車不太熟悉,把二哥擠牆上後又直接被碾了一圈,當時二哥就聽見肋骨“卡擦卡擦”響,血都往頭上湧,“擠着人啦,擠着人啦”,周圍的人開始喊起來。

二哥說,當時有一個聲音說“出去”,他就跌跌撞撞的出來了,坐在地上,便跟急忙趕來的李長老說“趕快把我送醫院”,“他的意思是要死别死在鄰居家的大門口”。當時是11月份晚上7點多,拉到當地礦醫院說看了,又叫車去十多公裡的城裡醫院,

拉到城裡醫院已經是晚上9點多,走到就吸氧、拍片,好幾個醫生會診,卻沒看出傷來,那邊煤礦車隊的經理聽說出事了趕緊趕了過來,他俯下身對二哥說:“李經理(李長老和二哥一起經營着一家小工廠),沒事的,你信的上帝會保佑你的。”

二哥後來說,他當時就感覺有一陣清風進到自己裡面,便拿掉氧氣,讓打電話回家說“沒事了”。回去後,二哥便躺床上,李長老繼續指揮建教堂。第二天信徒聽說從醫院回了都去看看,但他說話沒事,和平常一樣,第三天還能在禮拜上講道。但是自己不能起來,需要有人扶,一起就沒氣。另外就是一隻胳膊沒有辦法擡起來。

後來又前往一個正骨的地方,大夫一看片子說鎖骨、肋骨都斷了,所以才一起就沒氣,後來貼膏藥才好。

李長老說,他們後來才明白這裡面也有神的奧妙,如果一開始醫院就看出來,就要住院接骨,這樣的話,信徒建堂的心就會受影響,教堂就可能建不起來。

而當時呢,雖然受了重傷,第三天就看着沒事了,還能起來講道,信徒就很受激勵。後來貼了膏藥,一個月之後就沒事了。“這裡面都有神的美意”,李長老道。

後來二哥參加了山東神學院義工班,現也按立了聖職,走上了專一事奉的道路,曆任市六屆政協委員、常委,并參加了全國基督教會議。

二姐的故事

二姐的經曆也很奇妙,八四年的時候,二姐在生産隊上做豆腐,當時二姐已經結婚生子,家裡養了兩頭大豬,平時就拉礦食堂的豆腐渣喂豬,有一次看豆腐渣流下來的水還很白,也就是說裡面還有豆汁,能做個小豆腐,二姐便又擠出一小盆想做個小豆腐,

做豆腐需要鹽鹵點豆腐,雖然生産隊上有,但二姐從小被教導不能拿别人家東西,就讓小外甥去鄰居家借鹽鹵,當時鄰居家隻有一個小孩在家,便拿了一瓶給了外甥,結果發現倒一點不行,再倒一點還是不行,後來倒了有半斤,豆腐還不成個,姐姐和姐夫就說,那就喝豆腐腦吧,兩個孩子都鬧着要喝,姐說睡覺去,明天還要上學,倆個大人喝了,後來還剩一點,就倒了喂豬了。

結果兩人到了夜裡就覺得胃就不好了,姐夫就往外吐,姐姐因為吃了點煎餅,沒吐出來,就覺得不舒服。第二天早上,姐姐要起來喂豬的時候,才發現兩個豬都死掉了,以為誰把豬藥死了,到了中午,鄰居家住的賣老鼠藥的從集上回來拿藥拌麥粒,問房東拿他藥了嗎?房東就問他家孩子,說讓誰誰拿去了,房東就趕緊去二姐家,看人沒事,隻是豬死了,(兩頭四百多斤)。就和二姐說,拿來的不是鹽鹵,而是老鼠藥,

姐姐一聽就癱了下去,那可是藥死了兩頭豬的老鼠藥呀,她吓得不行,當時就把她送去醫院,大夫問了情況後打了一針就回家了。一直以來,姐姐信仰都很熱心,一家人也都是基督徒,正是因為有着實實在在的經曆。馬可福音16章裡說:“若喝了什麼毒物,也必不受害”,姐姐姐夫的經曆正如經上說的一樣。

侄兒的經曆

侄兒和李長老差不了幾歲,小時候一起玩,路過水井,大孩子一跨就過去了,侄兒還太小,一跨不小心掉進去了,結果就在水面上漂着,四腳朝天,隻有中間沾一點水。

後來四個大人手拉手下去把他救了上來。周圍不信主的人就說是井神在保護他,但家人都知道,真正保護他的是天上我們信的那一位。

……

李長老說,一家六代人,恩典真是說都說不完,父親離世歸主時94歲,身體一直很康健,96年下大雪之前天還出去騎車玩,下雪了就待在家裡,天放晴了,父親問李長老,晴天了嗎?因為外面雪很厚,不能出去玩,就沒起床,第二天早上就安詳的離世了。按教會舉行了儀式,送上火化車,火化回來直接到墳地安葬,沒有大操大辦。

母親也是很虔誠愛主的,母親14歲經曆神,當時外公在燈下脫了棉襖捉虱子,外婆說大冷的天你也不怕凍着,外公回道,“你呀,沒信心,耶稣在世上33年沒生過病”,當時母親正肚子疼,這句話進到她裡面,“是呀,沒信心,耶稣都沒生過病”,她自己便做了一個禱告。“到現在為止,母親已經93歲了,從未生過病,她現在已經當祖奶奶了”。

李長老一家人的現狀

從解前到解放後,再到開放後,李長老一家接待了許多傳道人,母親都是默默無聞的服侍。老母親常常為他們兄弟四個的婚姻禱告:主啊!兒女是你賜給的産業,你預備他們的妻子,來到這個家裡都能服侍你。妯娌四個來到李長老家裡都信了主。

現在李長老一家人五代同堂,其樂融融,孩子們也受洗了,兩個孫子也在上主日學,兒子太忙了,去教會的時間比較少,女兒則正在華東讀神學。

從90年開始,李長老和二哥就一起做一個小工廠,做了近30年,廠子的受益,他們用來建教堂,資助傳道人,做一些福音工作。特别是前幾年,有個信徒父親去世,母親改嫁,跟叔嬸爺爺奶奶過,後來叔叔又去世了,爺爺奶奶年齡又大了,29了沒有找上對象,李長老給他介紹個姊妹,但弟兄連彩禮錢都不出,李長老好像閨女出嫁,兒子結婚似的成全了這樁婚姻,現在兩個兒子,大的上中學小的上小學。

前幾年,鄒城市基督教兩會需要建一個中心堂,需要700萬,他和二哥把這些年廠子的所有資産共計300多萬都拿了出來。他說,錢是神的,一個真正經曆過神恩典的人,明白我們的這點奉獻跟神對我們的恩典相比,實在不值一提。

現在他們這個堂還欠着100萬左右的外債,但他們已經又開始籌備着要辦養老院了。他說要讓更多老人,老有所依,老有所樂,老有所歸。

李長老感慨道,現在很多人的愛心都冷淡了,以前人們走好幾十裡去聽道,現在家門口都不樂意去,越安逸越不渴慕。現在神加給我們的一切環境都是對我們有益的。

他分享了自己兒時的經曆,當時他很好奇麥子是怎麼發芽的。他有一次從家裡偷拿出了一碗麥子,想種地裡看看如何發芽,後來大人來了,擔心挨罵,就把一碗麥子直接扣到地上了,然後埋上,不想後來還是發芽了,他怕大人看見,就搬來一塊石頭壓上,後來,發芽的麥子把上面的石頭都頂開了。

雖然還是被發現挨了打,但這件事情讓李長老明白,有生命的東西,不怕打壓,像雞蛋一樣,有生命的21天會孵出小雞來,沒有生命的21天後就成了臭蛋。

“有生命和沒有生命不一樣,有生命的基督徒那是經過打壓、經過患難,挫折,信心更堅固,特别是像二哥那樣有過死亡的經曆,啥事都不是事了。”

他感慨道,很多基督徒喜歡聽見證,光聽他人的見證不行,關鍵還是要有自己的經曆,沒有自己的經曆的話,遇到一些大的患難、挫折就站立不住,特别是像二哥那樣有過生死經曆的話,什麼都不叫事了。“有的人說‘主啊,今天讓我為你做什麼都行’,他為何會有那麼大的決心呢?因為他有經曆。”

不過,李長老也說,凡事不能一概而論,有的沒有經曆,也很熱心。像馬其頓的信徒一樣,經過自己的查考,說這是真信仰,他們也很熱心,很愛主。“但侍奉不是徒然的,勞苦不落空,這個是真的。”

相關新聞

大山深處見證主愛——嶽母信主及侍奉的經曆

嶽母王香蘭家住晉南西北呂梁山區的汾西縣桑原村,距縣城有15裡路,這裡溝壑縱橫,山大溝深。七十多歲的嶽父母,安居鄉村。每逢主日一大早,雙目失明的嶽母,總要讓嶽父把家裡裡外收拾幹淨,拿出聖經和贊美詩,迎接弟兄姊妹的到來。

版權聲明

凡本網來源标注是“福音時報”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。未經福音時報授權,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、公共網站、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。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、微博、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,但請務必清楚标明出處、作者與鍊接地址(URL)。其他公共微博、微信公衆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,請通過電子郵件(tougao@fuyinshidai.com)、電話(010 - 5601 0819或021 - 6224 3972)或微博(http://weibo.com/cngospeltimes),微信(cngospeltimes)聯絡我們,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。(更多版權聲明)”

不容錯過

返回頂部
0.6306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