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徑:首頁  >  教會  >  正文

《少年之殇》連載十四:孤獨的迷羊

編者按:這是一個傷害與被傷害、救贖與被救贖的連載見證故事。他是個九零後,他本該是上天的寵兒,但他的父親慵懶好酒,母親又整天忙的像個陀螺,他還有個嬌縱跋扈的姐姐……

“窮養兒富養女”是他父母的口頭禅,他和姐姐一起長大了,他姐被養成了刁蠻公主,他卻像個落魄乞丐……終于,早已習慣了沉默的他,就在即将走出校園之際,他一聲不響的實施了“報複”,他留給父母一道難解的謎題,他卻帶着答案一起消失了,他想要父母用一生來尋找答案,但很快他母親找到了耶稣,于是,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……

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,繼續為您講述《少年之殇》。

十四 孤獨的迷羊

衆子啊,現在要聽從我,因為謹守我道的,便為有福。要聽教訓,就得智慧,不可棄絕。聽從我,日日在我門口仰望,在我門框旁邊等候的,那人便為有福。因為尋得我的,就尋得生命,也必蒙耶和華的恩惠。得罪我的,卻害了自己的性命;恨惡我的,都喜愛死亡。——箴言8章32—36節

他說,他在學校沒有受到欺淩,他也沒有談戀愛……那麼,他身上還有着什麼隐患呢?或說是什麼,将會成為他最終爆發的導火索呢?莫非跟他吸煙有關?想到這我忙說:“對了鵬鵬,你在學校抽煙老師不說你嗎?”

“沒事,我又不在宿舍裡抽,再說我抽煙也不多,我就偶爾抽一根也是找個沒人的旮旯去抽,我又不影響誰,我可不跟他們似的不管不顧,反正我是從來都不在宿舍裡抽煙,老師就是說也說不着我。”

看他信誓旦旦地說着,我想他也真是夠自律的了,他既不去讨人嫌也不去招惹是非,那我到底又在不放心個什麼呢?我也說不清,但我的心就是放不下來。我隻覺得我心底的那份忐忑,就像在時刻提醒我什麼似的,讓我難以心安。

回想着我倆這一路的交談,他也隻有在說起縣級數學競賽上獲獎的事時,才流露出了真正自豪的喜悅之情。但他那瞬息的喜悅,也僅僅是他對曾經的那份殊榮所抱有的一種遙遠的回味與懷念而已。因為,那已經是很久以前,他還在上高中時的事了。而對于現在的校園生活,他仿佛處處都透着失意。就像我常聽到的大學生活那樣,他也參加了某個興趣社團,并且他還是團長。按說他現在的校園生活,也算得上自在又豐富多彩的了,可他具體說到某個事件時,卻又滿是苦澀之味。

他說:前些時候,校方讓他負責布置一個接待活動的會場,當他滿腔熱情地完成任務時,他又接到通知說“活動取消了”。于是,他感歎道:“哎,我的心血就這麼白費了。”那一刻,我仿佛都能看到:他那孤單的身影,正伫立在那間接室待門前的走廊上,那門外的走廊上是他親自一盆盆借來又親手一盆盆擺上的盆景;門内的接待室裡,那充滿喜慶氛圍的各樣裝飾,更是他耗費了多日心血的勞動成果:面對着眼前的繁花似錦,他卻是滿心落寞地站在那,難過了許久。而我也看得出,他難過的并不是他的心血白費了,他難過的隻是他忙碌多日後,得到的隻一句“活動取消了”,就連一句“辛苦你了”的安慰也沒得到。

他說:他和同學一起去酒吧應聘做兼職,但人家隻要了他同學,卻沒有要他。他說:他的同學裡學習成績還沒他好的,有的都被相關公司選去做實習生了,但他幾次都落選了。總之,對于現在的一切,他話裡話外的,皆是他郁郁不得志的感慨與惆怅,并且他把他這一切的郁郁不得志,都歸結在了自己的形象不夠好,和他自己的感受總是被人忽略上了。他就像一隻孤獨的迷羊,迷失在了自己那困惑的内心世界裡,在那裡他沒有同伴也沒有方向,他仿佛一直就在他眼中那個狹小而又令他痛苦的世界裡,獨自地徘徊着猶疑着,怎的也走不來了。

或許,我真的錯了。因為我也曾是這樣的一隻迷羊,但我的自信和方向以及我一切的改變和收獲,都是在神的幫助和恩賜下,一點一滴地建立起來的。所以,他也隻需認識神、就近神就夠了。

如果,我這憑着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勞的,那我僅剩的指望就是主了,這也是我留到最後的、最為有力的倚仗了。不,我真的錯了,我應該從始至終,都将主作為我的全部和唯一的倚仗!因為,一切的成就皆在于主,即使是陰間的鑰匙,也在主的手中!

我就像在這紛擾的憂慮中,忽地就幡然醒悟了。我也再次覺得,看似是我在幫他,實則又是他幫了我。因為,經過這幾番的掙紮,我明顯地感到,我的心離主更近了。

于是,我就先從側面問起了他的興趣愛好,他說他最喜歡郭德綱的相聲,其次就是打遊戲和看網絡小說。果然,我倆哪裡都很像,但我倆的興趣點卻截然不同。而在我看來,他的這些喜好,就像是他迷茫内心裡的一劑毫無深意的麻醉劑。

盡管他喜歡的這些都是我反感的,但我并沒有忍心去攻擊他的偶像,在這方面我隻是淺淡地跟他聊了幾句。而後,我便鄭重地說道:“鵬鵬,我看你平時還是少玩點遊戲,也少看點網絡小說吧,我覺得那些都太脫離現實了,特别是對你們這些青少年來說,那是沒什麼益處的;你要是有時間還是多看看《聖經》吧,這對你會有很大幫助的,對了,我給你的《聖經》還在嗎?”

“在是在,就是不知道放哪了,回頭我找找的吧。”

“嗯,那你找到後可一定得看呀,我想就以你的聰明和理解力,你要是能把《聖經》看完,我相信,你一定會擁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的,你也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世界的……”

最後,他有些漠然地應道:“嗯,老姨,我知道了,我會的。”随之,我倆不約而同地就陷入了沉默。

他就像是乏了,我也累了,并且是很累很累。這時我才忽得覺察到,這一路上,我的神經一直都是在各種滋味的煎熬下緊繃着的,并且這滋味令這原本短暫的車程,漫長得就像穿越了一個世紀;而我們兩個,仿佛也在這一個世紀裡,把對彼此能說的話都說盡了,我們就像再也沒什麼可說的了。

看他的雙眼茫然地眇着窗外,似乎是在忘我地沉思着:“我還會有什麼不一樣的人生嗎?有誰能救得了我們呢,神嗎?如果這世上真有神,他又在哪呢,我怎麼看不見呢?”

與此同時,我們乘坐的這輛客車,也已在悄然間駛入了市區。我想,我們這一路的同行就要告一段落了,這樣的機會今生也許不再會有了。

我不知道他這般漠然的應承,是否就像他母親那樣,他也隻是在敷衍我,但我知道我已經盡力了。我該給他的方方面面的鼓勵和勸慰,我都給到了,接下來的路就要看他自己的了,因為人生的路終是要靠自己去走的,這是沒人能夠替代的了的。

短暫的沉默後,我倆下了車換乘了一段公交,最後又一起上了地鐵。

上了地鐵後,我發現他那腼腆的笑容變得暖心而又平靜起來了,他的話語也變得柔和輕快了,他仿佛不再憂傷了:看到他這樣的變化,我心裡也是暖暖的感動,因為這正是我希望看到的。 

直到我倆必須分開各奔東西時,我這才難舍地率先下了地鐵。透過車窗,他微笑着對我揮了揮手,随着他轉身的那一抹背影,眨眼間那載着他的列車便遠去了。 

而我的眼前,就隻剩下一條幽深的隧道,那隧道的深處就像個沒有盡頭的黑洞,它就像他那個瞬間流露的出的眼神,令我往深裡看上一眼就會膽戰心驚。我仿佛看見,他正站在那黑暗深處,意味深長地笑着我們;他那對我揮手微笑的瞬間,和他那最後一抹的背影,就像已成今生的永别般,頃刻間便撕碎了我的心! 

我忙擡起右手捂在胸口,因為那裡有個地方好痛好痛!我所愛的這個孩子啊,他就像我的心生生地扯去了一塊,并将它帶走了,并且是永遠的帶走了!

我忽然覺得很委屈,我覺得我好像被他愚弄了,他那一路上的看似談笑風生、看似的釋懷和明白,仿佛都隻是在麻痹我!盡管我已經很努力了,可他終究還是沒有對我敞開他的心扉,一點也沒有……這一刻,各種滋味在我的心口翻湧着攪動着,若不是這裡人來人往,我真想癱在地上嚎啕大哭一場,我也隻想痛快的哭一場!

(未完待續)

注:本文為特約/自由撰稿人文章,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。文中觀點代表作者立場,供讀者參考,福音時報保持中立。歡迎各位讀者留言評論交流!

相關新聞

《少年之殇》連載十三:我的窺見

十三:我的窺見 耶和華你們的神未使黑暗來到,你們的腳未在昏暗山上絆倒之先,當将榮耀歸給他,免得你們盼望光明,他使光明變為死蔭,成為幽暗。你們若不聽這話,我必因你們的驕傲在暗地哭泣,我的眼必痛哭流淚,因為耶和華的群衆被擄去了。——耶利米書13章:15—17節 那是他的怨恨将自己的靈困在了地獄嗎?又是什麼值得他恨成這樣,他總不該是怨恨他的父母吧······然而,我還沒把這些看個清楚

版權聲明

凡本網來源标注是“福音時報”的文章版權歸福音時報所有。未經福音時報授權,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、公共網站、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引用本網圖文。歡迎個體讀者轉載或分享于您個人的博客、微博、微信及其他社交媒體,但請務必清楚标明出處、作者與鍊接地址(URL)。其他公共微博、微信公衆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轉載引用,請通過電子郵件(tougao@fuyinshidai.com)、電話(010 - 5601 0819或021 - 6224 3972)‬或微博(http://weibo.com/cngospeltimes),微信(cngospeltimes)聯絡我們,得到授權方可轉載或做其他使用。(更多版權聲明)”

不容錯過

返回頂部
0.6517s